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趣事

血绳4500字

来自:热点网  |  2019-11-19

凌晨一点左右,师范学院的一个女生宿舍中,王洁匆匆的穿上衣服从上铺下来轻轻摇了摇邻旁下铺熟睡的室友李静将她叫醒,低声说:“静静,我肚子突然疼的厉害,你能陪我去趟厕所么?”

李静揉了揉惺忪睡眼mímí糊糊的答道:“你一个人去不行么,还用我陪着你?”

王洁支支唔唔道:“我…我害怕!”

“你害怕什么?不就是前几天在男生厕所里死了一个人吗,这又不男生厕所有什么好怕的?”

李静刚梦到和心仪已久的男生在一起亲亲我我结果就被王洁给打扰心中不由就生出一股无名火,说完便翻了一个侧身又接着睡不理会王洁的苦苦哀求,王洁见自己乞求无望只好无可奈何的一人去了厕所。

王洁之所以要叫醒李静让她陪着自己去就是因为李静像男生一样胆子很大而且为人豪shuǎng,和她在一起心中就会踏实许多。但李静脾气有些火bào,稍有令她不满的地方便会生气即大发雷庭,不过李静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不会留隔夜气。

王洁胆怯的缓缓推开门,一阵yīn风冷冷的迎面吹来,昏暗发黄的灯光将走道照的幽冥恐怖,王洁望了一眼空荡的走道死一般的寂静便不由的寒意上涌哆嗦了几下,要不是肚子疼的要命,连杀鸡都不敢看的自己又怎会一人大半夜的去厕所,而且前天刚好发生了一场命案,案发地点就是厕所,死因诡异,离奇,死状也甚是的恐怖,据说那个nán tóng学光脚被一根红头绳吊死在厕所的天花板上,死时双目嗔裂,圆鼓鼓的眼珠yù从眼眶脱离而出,面部扭曲,嘴角却挂着一股玩味yīn险的笑意,尸体在空中无风自摆,形态说不出的恐怖渗人。

王洁看了一下冷清的走道,空荡荡的犹若地狱般的死寂,yīn风怪异的吹着自己的白sè睡衣,身体如筛子抖着不停,头皮发麻后脊背也寒意十足,越害怕就越是埋怨李静只知道贪睡连陪自己去下厕所都不去,她肯定是忌妒追我的男生里面有她的意中人所以才故意整我害我!想到这里王洁心中气愤不已同时惧意稍退了许多。

哪里还顾的自己淑女形象便气鼓鼓的硬着头皮向厕所飞奔而去。通向厕所的水房门口,王洁看到一个身穿白sè睡衣的女孩抱膝蹲在水房的门口旁,黑sè长发垂散在地上,脸庞也深深的埋在长发中。

王洁见此情景心中自是疑惑不解,但自己肚子疼的要命也不管什么女孩女孩的了捂着肚子便跑进了厕所。

几分钟过后王洁从厕所zhōng chū来,肚子的痛感稍减许多,心中正琢磨着是不是自己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忽而luǒlù的后颈感到一丝凉意,似是尖硬光滑的东西与后颈一擦而过,这种突如奇来的感觉让王洁顿时陷入了恐惧中,她借着幽暗的灯光扫视一周,厕所连接的水房除自己外都已空无人迹,正在惊诧之余忽而那种冰冷尖硬的触感再次传来,这次擦到的却是王洁的脸颊,倒底是什么东西?王洁心慌了拿起手机借着屏幕的微弱光茫在眼前又仔细的照了照,却扔无所获。

王洁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碰的心里也没底因而不敢在此处逗留生怕出来一个鬼怪将自己给吃了,紧紧握住手机向宿舍方向跑去,突然一个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水房中随之一亮犹若白昼,王洁惊呆僵立原地,在水房的天花板上吊着一具死尸,尸体光着脚,在空着来回的摆动,原来碰到自己的后颈和脸颊的就是尸体的脚尖。

尸体穿着和自己一样的白sè睡衣,长发垂肩。

闪电再次划破夜空,伴着时时的雷鸣,王洁看清了那张脸,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因为这张脸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消瘦俊俏mí人的脸颊此时已是纸白,秋水般的双眸已翻白眼lù出死鱼般的眼珠从眼眶中yù裂而出,嘴角浮出xié è满足得意的笑容。

闪电一闪即逝,四周又陷入了黑暗中,原本昏黄的路灯还可以朦朦胧胧的照明些东西,而此时却不知道为什么连一丝的幽暗的光也不曾割舍,一切都被黑夜吞噬,黑夜中藏着许多让人畏惧恐慌的东西。

王洁像没头的苍蝇在黑夜中跌跌撞撞的奔跑,一根红sè的头绳在如墨的夜中散发出鬼魅般的异光飞向王洁,忽而犹如一条灵动的毒蛇缠在王洁的脖子上像有什么隐形人紧紧地勒住咽喉拉回水房并向上吊起,红头绳的两头像扎了根似的粘在水房中的天花板上,鞋子也不知在何时被挣脱掉光着脚吊在空中来回的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