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趣事

苏苏请你等着我老头自己的故事

来自:热点网  |  2019-11-16

我是谁,你不必问我的姓名,因为你注定看不到我的模样……

当我得了绝症时,没有了朋友的问候,也没有了亲人的照顾。

似乎原来对我“善良”“仁慈”的评价都是谎言,我每天能看到的是护士的苏姨微笑。然而这微笑是种我不太习惯的奢侈。

我毕竟太悲观了!我决定自尽。

当我站在高楼之上时,护士苏姨喊住了我:“快回来!你怎么这么脆弱?”

“我已经是肺癌晚期,亲人都离开了我!我还活着干什么?等癌细胞扩散到我的大脑吗?你只会安慰我,可你不知道我的痛苦!”

“你觉得你苦吗,年轻人?你比我好的多!二十年前,我生了个儿子,可是他未足月便被人贩子偷去,十年前我的二儿子在马路上执勤又遇车祸而丧命,虽然凶手被绳之以法,可是能弥补我的丧子之痛吗?人生不是一帆风顺的,如果遇到点事情就走极端,值得吗?就在2个月前,我的唯一的女儿又因为煤气中毒离开了我。可是我不会再哭泣!你知道吗?我在医院工作,就是希望其他的病人珍惜生命,能坚强地面对一切!我不希望别人和我一样不幸!”

我愣住了!苏阿姨真的这么苦吗?不!她这是安慰我!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不能回头!

“我母亲说的是真的!”一个长头发的女孩儿坐在了天台的绳子上,她的身影似乎如云彩般轻盈,作在那根细小的绳子上宛如荡秋千。“我就是苏苏!我死的太惨,所以鬼魂纠缠在医院里。其实只要我抓走一个病人就可以投胎。母亲在这医院里工作,看到慈祥的样子,我对那些病人却始终下不了手。本来阴间命令我抓你走的,可是我不想抓你了。我母亲孤苦伶仃,我也死了,你活着吧,替我照顾她!好吗?求你了!帅哥!”

她没有影子。苏阿姨似乎也没看到她,果然是鬼。可是看着她温柔的微笑,我竟丝毫不感到恐惧:“那你不投胎了?再说我本就想死的,你抓我走吧!”

“你跟谁说话呢?”苏阿姨真的没看到自己的女儿,看到我跟空气聊天自然害怕了。

“没什么!”

苏苏道:“我母亲太可怜了,需要人照顾。只有你能帮我照顾,而且我不想投胎,我想看看她!我舍不得她,也不放心她!”

“好吧!我答应你!”我答道。然后我搀扶着痛哭的苏阿姨走回去。

从此,我的癌细胞竟然越来越少,医院也解释不清楚。很多专家甚至专程看望我,希望得到破解治疗癌症难题的答案。我一般都会重复一句话:是对世界的爱和坚强的心拯救了我!

苏阿姨的确很可怜,她的丈夫几乎瘫痪在了床上。苏阿姨每天会早起做好晚饭,并预备好中午的干粮然后再去上班。而她的丈夫下床很困难,除了上厕所是不会下床的。

我也是听苏苏告诉我的,我的病几乎影响我的行动了。所以为了报答苏苏,我会偷着跑到苏阿姨家照顾苏苏父亲。为了不节外生枝,我会在苏阿姨下班前半个小时就回到住处。

我的亲朋好友们听说我的病竟好了,又开始给我打电话,都是带着歉意问候我。在我准备死的时候你们忘记我的存在,在我摆脱灾难时你们又给我送来“上帝的福音”!滚吧!我没有搭理他们。

每天晚上我会站在医院天台上,但我不是为死的,而是找苏苏聊天。

苏苏是个孤魂,离不开医院;我是孤独的可怜虫子,也不想离开医院。我们在一起聊天,会说很多不重要的事情和重要的事情。她嘲笑我的尴尬,我却不会生气;我拿她开涮,她生气之余却紧紧依偎着我。

这是爱吗?也许是的!天啊!我和女鬼相爱了!

可是不爱她我爱谁呢?难道爱抛弃我并拐走我笔记本电脑的初恋?难道爱拿我当怪物怜悯我的那个女同事?我感觉不到苏苏的温暖,只能搂抱她对我的温柔。我们恋爱了。

情人节这天,我上了三柱香,然后买来啤酒和鲜花,与苏苏进行着违背天理的爱情故事。

当我的嘴靠近她冷冰冰的脸时,突然夜空中一道闪电华过我的胸膛。我感觉昏天黑地,就如同当初癌细胞扩散到身体时的感觉。我看到的东西都是模糊的,犹如黑暗中几个影子晃动,并且我躺在地上不能动,只能听着人们说话的声音。

先是苏苏的声音,她似乎跪着:“我错了!”

接着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你错大了!这小子阳寿已尽,该去阴司报道。你抓他也是命理的安排,可是你放弃转世,还私自用自己吸取的精华延长了他的寿命。这是违反天理的!”

苏苏又哀求着:“我求你了,让我替他承受一切吧!我希望他活着!”

“哼!”那老太太说道,“不提我倒忘记了!你是阴间的女鬼,竟然跟阳世的人谈恋爱!这会破坏宇宙的秩序,你知道吗?要不是看你前世做了不少好事,你母亲又行善积德,我早就把你交到地狱那去了!”

苏苏哭道:“我活着没谈过恋爱,可是死后却孤独。是他陪我给了我爱情,我们是真心喜欢对方的!而且我不希望他自杀!您告诉过我,为国家为老百姓而自杀的人才能转世,其他因为遇到困难而轻生的人会永堕地狱!他是个好人,我不想他苦!”

老太太的身影好似乌云聚积的,却又晃动中带着石头碰撞的声响,她道:“我不追究你,你们的缘业已酿成,不能改变,只好将错就错。但阴司律例更不恩能够违反!你的善报全部作废,要转世成残疾人。并且他也要再经磨难。将来我会破例给你们做一天夫妻的缘分。你们选一下,是要经历痛苦换这一天的缘分,还是寻找自己福报?”

苏苏看着我,在等我的表态,我使出全身力气才发出两个字的声音:“…苏…苏…”

“纵然在地狱中相爱也值了”苏苏满意地答道,“婆婆,我愿意要这一天的缘分!”

“轰隆”一声音,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竟然还是躺在了病床上。旁边的病友告诉我:“你这小子命挺好啊?那护士苏大姐经常来照看你,还给你拿了医药费用,帮你办了保险。”

我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还能躺在医院里,原来自那天和苏苏分开后,她的父亲也去世了。临走前把我照顾过他的事情告诉了苏阿姨。并嘱咐说:“这小伙子不错,不能让他自暴自弃,反正我们也没孩子了,你就照顾他吧!”

所以苏阿姨一直照顾着我,我不仅不只一次地被她救过命,还得到了她女儿的恩惠。

可是我和苏苏那一天夫妻的缘分是在什么时候,她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苏苏,请你等着我!

我也会等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