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趣事

复仇之肉汤

来自:热点网  |  2019-10-12

病来如山倒

倪章富时年三十,样貌端正,事业有成,可谓才俊。尤其近日小登科,更是夜夜笙歌,春风得意。

然,乐极生悲,他害了病。

他害的是一种莫名奇妙的病,看了好多医生,吃了好多药,都不见好,甚至原因也是不得而知

而这一切,都源自三天前。

那是周末的早上,他如往常起床,因为新婚,所以休息一天,打算带妻子林奏月出门散心,看看风景。

但,一起来他便觉得头晕。起先以为可能是昨夜太兴奋没有睡好,又或者zuì近太累以至疲累。

可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他勉强着下床洗漱时忽而流了鼻血,止也止不住,只能去医院。各种办法用尽,即便打了止血针也花了十分钟才彻底止血。

后又开始恶心、呕吐、抽搐、冒冷汗。呕吐得肠胃空了,便开始吐胃酸,一口一口,嘴里酸苦无比,着实难受。

医生安排拍了片子验了血,却发现一切正常。迫于无奈,只好转到更高级的医院,同样是一番检查,照旧是不知所云。

是新的疾病吗?医生纷纷揣测。

鉴于此,他只能在家中静养。静养了几日,病情不轻反重,公司的事情也无法处理,只能全推给助手小王。

倪章富觉得自己的生命就好似沙lòu里的沙,一点一点地流逝。

这天早上,倪章富照旧从梦魇中醒来——他又做了一个噩梦,近日来他总是被噩梦纠缠,可又记不得梦的内容,只觉得可怕。

还未彻底回过神来,林奏月就已然推开了门。她端着一碗中药走到倪章富的床前,蹙眉,一脸疼惜:“老公,我熬了药,你喝了再睡吧。”

“嗯。”倪章富病怏怏的,就连抬起的手,也在不自觉地颤抖。

林奏月赶忙伸出一只手为他擦汗:“我喂你吧。”喝了药,她照旧问上了那么一句:“你的病好点了吗?”

倪章富摇头:“没有,还是那样,越来越难受了!”

林奏月低下头,把脑袋微微侧向一边:“这可怎么好啊,看了那么多医生,吃了那么药,还是这样——莫非这不是病,而是中邪?”

“怎么……怎么可能?”倪章富说到一半自己也没底了,因为他zuì清楚,自己做过亏心事。难道真被妻子说中,这不是病,而是报应?

他急忙找了个借口把林奏月唤了出去。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好好整理思绪。

林奏月走后,他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莫非——真的是报应?

是的,他活该有报应,因为他做了伤天害理的事——他吃了人肉,而且是活生生的人肉!

婴儿肉

那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了。

倪章富由来喜食珍馐,可山珍海味吃了个遍,渐渐地也就不新鲜了。他想着自己似乎还有一样东西未曾吃过——便是人肉!

他经常光顾的那家店,表面上普通,实际内里是专卖售卖野生动物的。他试探般地问道:“老张,我在你这里吃了那么多野味,你是否可以拿点新鲜的给我尝尝?”

老张当时正在收拾碗筷,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抬起头,好奇问道:“倪老板想吃什么?”

倪章富示意让老张把耳朵贴过来,后,他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不知道,你能不能搞到一些胎儿?我想尝尝鲜!”

老张并不觉得奇怪,因为外界传言很多老板都尝过这婴儿汤。

“这个并不难,只是可能价格——”

“我有的是钱,只要你可以帮我搞到!”

钱是除了生命买不来什么都可以到手的好东西,不足三日,老张便通知倪章富自己有货。但,那是死胎。

吃过死胎,倪章富便开始惦记起活胎。仍旧是在老张收拾碗筷时,他再度开口:“不知道,能不能搞到一个活的!”

老张脸sè变了,因为从未有人提过如此骇人的要去。

但,当倪章富把金钱提高到一百万时,老张沦陷了。他答应倪章富自己会想办法——他的确想到了办法,不足五日,便有了结果。

那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