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趣事

美国每43小时就有1名新生儿夭折谁是幕后黑手

来自:热点网  |  2019-10-12

专家认为,孟菲斯市新生儿死亡率居高不下,主要原因已超出医疗层面技术问题,而是诸多社会问题相互作用、恶性循环导致。

种族间贫富差距扩大导致不同群体健康状况分化、资源分配不均、单身母亲数量增多……这些社会问题成为推高孟菲斯市新生儿死亡率的“黑手”。

“宝宝墓地”

孟菲斯市位于田纳西州谢尔比县,地处密西西比河河港,是美国重要的交通枢纽和制造业中心。2006年统计数据显示,孟菲斯市总人口约68万,其中近一半为黑人。

孟菲斯市新生儿死亡率高由来已久。早在1935年,市卫生部门发布的首份报告指出过这一问题,但多年来改观不大。

一个细节足以说明孟菲斯市新生儿死亡率之高:有“波特场地”之称的谢尔比县公墓zuì近开始被人们叫做“宝宝墓地”。

每逢星期二和星期四,孟菲斯市政府在“波特场地”为穷人提供免费丧葬服务,帮助他们埋葬夭折的婴儿。“谢尔比县提供这项服务,大多数(失去孩子的)人会选择接受,因为他们没钱去私人墓地,”公墓工人罗伯特·萨维奇说:“过去几年里,公墓规模一直扩大。

因为越来越多夭折婴儿被埋在这里,孟菲斯市贫民区的居民称“波特场地”为“宝宝墓地”。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刊物《世界概况》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全球23个zuì富有国家中,美国新生儿死亡率高居榜首。

贫富差距扩大、健康状况分化是孟菲斯新生儿死亡率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与不少美国城市一样,在孟菲斯市相对富裕的地段,居民拥有社区公园、医院、学校和教堂,但多数黑人聚居的社区相对贫困,这一切可望而不可及。

埃利·莫里斯是孟菲斯市“希望基督教长老会”的一名牧师。他每年组织两次义务活动,带领所在教区志愿者外出服务。莫里斯说,孟菲斯市种族间的贫富分化现象日趋严重。

儿科医生谢尔登·科罗尼斯在孟菲斯市公立医院“地区医学中心”工作。从1968年开始,他为降低新生儿死亡率四处奔走,募集财力和人力创立了新生儿重症监护室。

谈到居高不下的新生儿死亡率,科罗尼斯说:“我愤怒过,现在还是一样。”他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采访时说:“情况没多大转变。凡是各地黑人聚居地区,譬如华盛顿特区、孟菲斯市、田纳西州和新奥尔良市等地的社区,新生儿死亡率相对较高……”

生长于这些贫困社区的少女更容易未婚先孕,这些“低龄孕妇”早产机率高,而早产是新生儿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今年以来,“地区医疗中心”为年少的未婚妈妈接生了5188个新生儿。

温迪·托马斯是孟菲斯市一名记者,她经常在专栏里为黑人等低收入群体鸣不平。托马斯认为,当地官员没有给予这些人群足够关注,他们的权利没能得到保障。

托马斯说,不少黑人低收入者没有优质住房可住、享受不到便利公共交通服务,他们所居住街区的食品店甚至没有新鲜果蔬出售。“所有这些叠加在一起,不停循环,形成一个看起来令人无法逃脱的贫困体系。”

在这些社区,人们没有车、买不起医疗bǎo xiǎn,上医院看病和实施避孕措施也不容易。在那里,单身妈妈的比率更高。2006年美国社区调查结果显示,全美近65%的黑人孩子在单亲家庭长大。此外,还有不少黑人女性因为没有医疗bǎo xiǎn,难得定期到医院做产检,进而加大了孕妇感染、新生儿早产甚至夭折的风险。

科罗尼斯认为,孟菲斯市的新生儿死亡率高,并不是技术层面出了问题,而是社会机制不健全引发的社会问题相互作用造成。“从健康饮食和生活方式,到良好教育和强健体魄,”他说:“如果你依靠救济金过活,如果你不知道自己下一顿饭在哪里,如果你因为没钱加油而徒步行走,你拥有健康婴儿的机会就变小了。”

“希望绿洲”

孟菲斯市新生儿死亡率居高不下已引起各界关注,“希望绿洲”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5年前,“希望基督教长老会”在孟菲斯市贫民区买下一栋房子,将其命名为“希望绿洲”,用于旨在扶持年轻单身母亲的项目。项目主管卡伦·达勒姆说:“降低新生儿死亡率刻不容缓……一些自己还是孩子的女孩如今当上妈妈,她们需要有人陪伴左右。”

白人女性特丽·德拉姆赖特是两个成年女儿的母亲,她是“希望绿洲”的志愿者。她的帮扶对象是黑人单身母亲安德烈娅·辛普森。辛普森与外祖母、母亲和弟弟住在一起。她17岁时怀孕,孩子的父亲是同一社区一个只有19岁的男孩。

与其他怀孕时年龄偏小、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孕妇一样,辛普森同属早产“高危人群”。德拉姆赖特的第一项任务是联系诊所,让辛普森开始定期产检。在德拉姆赖特的陪同下,辛普森每个月产检一次,并因此发现并消除了一起可能威胁胎儿生命的感染。

“无论什么时候给德拉姆赖特打电话,她都赶来帮助我,她真不错,”辛普森说。

谈到与辛普森的相处,德拉姆赖特坦言起初有些棘手。“你也知道,打开话题不太容易,”她说:“但辛普森就像我的两个女儿一样,我们慢慢开始交心,谈到男孩子、身边的朋友。不论我们是什么肤sè,这些都是相通的。”

孟菲斯市“地区医学中心”也在为降低新生儿死亡率积极努力,为到此产检的孕妇提供产前指导课程。“地区医学中心”如今每年帮助1000多名早产儿度过危险期。这些新生儿中,不少比预产期提前2个月出生,有的甚至早产3到4个月。

田纳西州州长菲尔·布雷德森2006年召集社tuán组织和政府官员开会,共同商讨降低新生儿死亡率的对策。布雷德森在会后宣布,州政府将划拨专项资金,扶持更多有关如何降低新生儿死亡率的研究和试点项目。

多重隐忧

有了德拉姆赖特的支持和定期产检,辛普森得以发现自己感染了孕妇B型链球菌并及时治愈。住进“地区医学中心”时,辛普森所怀胎儿已经足月,她在不久生下一名健康女婴。

尽管生产过程艰难,辛普森的宝宝却活泼健康,重3.3公斤。虽然孩子的父亲布里森·刘易斯在孩子出生后只lù过一次面,辛普森还是满足他的心愿,为女儿取名为布里安娜。

辛普森坦言,离开刘易斯自己会过得更好。“除了车和钱,他什么都不关心。但你知道,我不会恨他。如果有一天他想振作起来,为女儿做些什么,他能做到……如果他想来看看孩子,我不会拒绝。”

不幸的是,在布里安娜两个月大时,刘易斯在距辛普森家3个街区的街头遭qiāng击身亡。辛普森希望他有朝一日回归家庭的愿望彻底破灭。

辛普森不得不开始考虑如何向女儿讲述她的父亲。“我会告诉她一切,”她说:“他的优点和缺点。我认为,每个人都有权了解自己的父母。”

痛苦之余,辛普森还必须出去找工作,赚钱养活自己和女儿。白天,她把布里安娜交给朋友照看,自己四处应聘碰运气。她zuì后找到的工作并不理想,每天要到离家8公里外的地方上班,那是一份收入微薄的jiān zhí工作。

研究显示,有工作的青少年更容易感到快乐,过早怀孕的比率也相应下降。在孟菲斯市,年轻单身母亲数量不断增多,失业率却在节节攀升。今年夏天,孟菲斯市政府推出一项夏季工作计划,求职者人数比岗位所需人数多出5倍,zuì终不得不用抽签方式决定职位归属。

更让人担心的是,谢尔比县和孟菲斯市卫生部门本年度财政预算再度缩水,势必影响有关降低新生儿死亡率项目的启动和开展。

厄马·辛普森是孟菲斯市非政府组织“jiāo huàn俱乐部家庭中心”的顾问。她说,为那些单身母亲和她们的孩子筹款如今越来越难。

“我在孟菲斯市发过全境通告,内容是‘请帮帮我,我们需要孕妇服,’”厄马说,“我zuì后只收到一件孕妇服。此外,募集纸尿布也有困难。想想看吧,筹集6万、7万甚至是10万美元会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