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趣事

我到底会去哪中

来自:热点网  |  2019-10-12

上一篇:《我到底会去哪(上)》

看见大堆的人群在叫号屏前排队等待,护士们拿着换药瓶匆匆忙忙,病人们的哀痛声夹杂着护士那洪亮的报名声。是的,是的,这就是现实,每每来到医院就是如这般场景。他们是活生生的人,此时的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身子从紧绷状态一下子放松了下来,因为太激动笑着哭了起来,快速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喊着:“爸...妈... 爸,妈”?许久没人回应我便停了下来。抬头看见医院墙壁上的挂钟现在已是中午11:30,他们应该回去做饭了吧毕竟现在已是中午。想到这里也就没那么奇怪了,我想到医院外走走享受下那充满活力的空气,下了电梯发现这里居然是家附近的三院。心里一顿,“岂不是可以回家看看”?立马加快了脚步就往小气方向走去。到了小区楼下满怀希望的敲开门第一眼见到就是爸爸或妈妈,带着紧张和喜悦的心情走进了电梯按下18楼,我望着那红sè的数字显示2,3,4,5...急切的心情觉得每一层都好像过了几个小时般缓慢,16,17,18.. “叮”到了!没有半刻犹豫大步快速的走去8220室。“叮铃..叮铃”摁着门铃希望下一秒就有人来开门,却未曾像我希望的那样。难道门铃换了?屋里听不见?我又试着敲着房门,“当当当...当当当”,那扇门还是紧闭着。难道家里没人吗?

失落的我站在门前许久,心里空空荡荡不知该去何处,想着醒来之后“对了,医院的陪护床上还放着我的背包,包里有钥匙,还有我日常的衣服,先回去换身衣服,拿钥匙来吧,”我又充满希望的往医院走去。却时包里钥匙还在,换好衣服拿着包就走。奇怪的是我应该算重病患者为什么这么久了却无医生护士来探视过,或者说根本没人来过问过。我没任何心思去想这些,只想着快点赶回家。“pā,pā,pā”习惯性的三道安全锁,门开了。“不知道他们回来了没”,心里想着,还跟往常一样从那熟悉的鞋柜里拿出我的兔斯基拖鞋换了上,关shàng mén慢慢的走去客厅。环顾四周一切都没有变,心想也许我也就昏mí几天而已并没有那么久吧,所以家里什么变化都没有。看着桌子上的日历上红叉一直到2005年9月30日,后面再无痕迹。这是我出事的那天,那是国庆前的zuì后一个工作日,我如往常一样的加完班回家,结果....看来爸爸妈妈从那以后也再无心思管这日历了,连翻篇都没有。可是现在又是几月几号?我到底昏mí了多久?

带着这些疑问心想看看手机不就知道了,翻出手机它早已没电了,只能先充会电开了机就有答案了,随之又走去我的房间看看。走进我的卧室,怀旧而温暖的感觉向我袭来,一切都未曾改变,普通倒向那软软的床,闻着那熟悉的味道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mímí糊糊我感觉有人在房间里走动着,会是谁能?难道爸爸妈妈回来了?我懒懒的睁开了眼睛翻了个身子,原来我睡着了,窝里已经暗了下来,外面的高楼的shè灯透过窗户照进来还是有一点可见度的。我起身打开吊灯,很亮,两的刺眼,随后走出房间想着刚刚有人走动会不会是爸妈回来。客厅是灰暗的,没有开灯更没有人,心里有些疑惑和焦虑还有一点恐慌。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很不安,爸妈还没回来,可刚刚的声音又是? 我快速将可定的灯全部打开,确实,客厅空无别人,安静的可以听见墙上的挂钟在一秒一秒的走着,顺着挂钟望去,晚上10:30.原来现在这么晚了,走去爸妈的房间想看看他们是否已经回来睡下了,可是并未如我所愿。空空的房间,空空的床。身子邹时打了几个哆嗦,风透过窗外吹了进来,有点冷,现在已经是深秋了吧。

我抱着胳膊走了出来,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对了手机,应该充满电了去看看。拿着手机座在沙发上开始打开手机,开机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硕大的时间显示,20:30右上角还有日期2005年9月30日。诶?为什么是我出事的那天,翻开通话记录20多条未接电话,都是朋友和同事打来的,还有爸爸妈妈。看着爸爸妈妈的未接来电,我顺势按了下去回电,“嘟..........”是忙音,怎么回事?又换着回来闺蜜的电话“嘟............"依然是忙音,怎么回事?难道是我手机在出事那天也摔坏了吗,拿起座机试试,依然是忙音,满脑子都是疑问。“咕噜...”肚子叫了,原来是饿了,也是啊,睡了这么久都没吃过东西了也该吃点真实的食物了,天天打营养素现在的我都肿了几大圈了。

打开冰箱里面的食物应有尽有,拿了两个鸡蛋一碗米饭外加一个苹果做起zuì拿手的蛋炒饭,饭包之后打开电视看看,每个频道都在放着新闻,电视上的左下角显示12:00,再看着墙壁上的时钟也正好指着12:00, 下意识的觉得并无奇怪,只是隐约的还是觉得有一点异样,可是哪里不对,一时我也想不起出来。就这样我一直看着电视不知道看了多长时间.........

下一篇:《我到底会去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