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趣事

残留的痕迹2

来自:热点网  |  2019-10-12

“嗞——”一声尖细刺耳的声音从我的身体中发出,就像无数蚂蚁在心头爬过一般令人无比的难受。

“天,这是什么。”泰勒看着从我身上升起的一股浓稠而黑暗的烟雾,烟雾中两道猩红sè的光芒亮起如同一双眼睛。

“落魄的灵魂,倾听内心的声音吧,当xié è碎裂,真实得以重生。”雷克念起一种像是咒语的语言,然后对着这黑sè烟雾奋力的将锥子刺向它。

“啊——”一声混合着男与女的奇异声音响起,我顿时感到知觉似乎又回到了身上。

惊异伸出双手看了看。泰勒立刻扑到我的身上放声的哭了起来,我看向雷克试图找出些秘密来但他的表情还是一样如雪山上沉积的冰雪一样没有改变。

他从包里拿出一包新烟,点燃了一根,然后丢给我一罐特效药示意我涂在肩膀上。

“我是玛雅人的后裔,这种灵魂抽离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看见。别愣着了天快黑了。”雷克继续向前走着。

凯尔用奇怪的目光扫了一眼雷克,不知道想着什么。我们立刻又走了起来但谁都没有跑只是加快了脚步。

死亡则喜欢与你竞速。

万幸的是,在光芒即将殆尽的时候我们终于走出了那条道路,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回头看向它时它依然是一眼看不到边,一如我心中的余悸。

而现在,我们又面临选择——四条通道在我们面前。

“怎么办?”

“这里有风。”雷克把烟深吸了一口后,举起火机在每条通道前站了3-4秒然后指着第三条通道,示意走哪里。

我听了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把这么简单的事给忘了! 这回没有走多久,周围虽然几乎没什么光但没有危险发生。

“打开它么?”一扇门出现在我们的眼中,我询问起雷克。但凯尔却走到了门前不由分说的推开了它。

“你想死么!”

但瞬间,光芒便把我的眼睛耀得睁不开。

“哦!我的天!”

金子,全是金子!那扇大门是金子做的,这里面无比宽大的宫殿也是用金子做的,甚至是连墙壁上的雕刻也是金子烙上去的!宫殿的zuì前方一道闪着光的通路亮着光芒笼罩整个宫殿。

“哈哈哈,就是这里,没错的,zuì深处,这里一定就是神灵之路的通道所在。”凯尔有些苍白的面容上顿时出现光彩并且充满了贪婪,看着四周无数的金子轻轻抚摸着它们,好像抚摸深爱着的恋人。

“那是什么?”泰勒把额头前落下的一缕头发捋起,向前走了几步试图看清楚。

“嘿,我jǐng告你!”凯尔突然推了一把泰勒,“别再向前一步,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

“凯尔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哦,莫瑞斯,亲爱的莫瑞斯,愚蠢的莫瑞斯,傻瓜莫瑞斯,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他指着我轻笑起来,“我就要成神了,如果你还识趣那就向我跪下,说不定我还会赏给你一些什么。”

“你!”

“莫瑞斯别管他,他疯了。”

“没错!我是疯了,但我马上也会让你疯了的。”他向泰勒说着,然后转头看向雷克发现他没什么动作后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哼!等着吧,一位真真的神祗就要出现在你们面前了!”他狰狞着向那光道冲了过去,光芒笼罩下就如同被神眷顾的杀人犯

“哈哈,我来了!”凯尔欢呼着,进入光芒的通道中眨眼就消失不见。

“他进入神灵之路了吗?”我抑制住心中的激动问着雷克。

“可以这么说,因为他的确是去见上帝了。”雷克走到宫殿的右侧,打开令一扇门。

我倒吸一口凉气幸亏没有他那么冲动。

“泰勒,来帮我拿一下这个灯架,总得弄些什么回去吧。”我指了指一边的金sè灯架,自己正不断的搜集着一些容易带走的东西。

“莫瑞斯,这样不好吧,雷克你说呢?”

“我无所谓,那些东西你们要的话全拿走都不关我的事。”

“泰勒,帮忙拿一些。”

在收刮完一圈后,我确定这些已经是我们能带走的极限了,看着身上鼓鼓囊囊的口袋和暂时向雷克借来放东西的背包,我的心中一阵欢心。zuì后不jìn又看了一眼那道光路。

“雷克你知道那光是什么吗?”

“某种破坏性的shè线吧。”雷克指了指光芒下方不断闪耀着的金sè石台,“就是那个发shè出来的。”

“难以置信。”泰勒有些失神,“他们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因为神吧。”

开启神灵之路的钥匙,就一直是藏在zuì深处。

这扇门后是一个五十多平米的空间,两根蓝sè的发着光的水晶柱子立在里面,上面有着攀爬的栏杆一直通到外面的世界。而在我们的正前方的是一面墙壁,一堆有着奇异图像的版块嵌在上面,应该是一种拼图。

“这个是?”我问着雷克。

“相当于一种智力测验吧。”

我观察了一会踏出脚步。

“莫瑞斯,我们还是回去吧,不要找什么神灵之路了,谁知道这个鬼地方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泰勒走到通往上方的蓝sè水晶柱前,用着一种乞求的目光看着我。

“泰勒……”我有些混luàn了,都到这一步了放弃的话未免太不值了。好奇心慢慢的支配起我,我皱起眉头我把头扭到一边攥着衣脚的手慢慢松开。

“泰勒。”我小声的说着,“至少,至少这一次让我自己我选择吧……”

“什么……”泰勒愣住了,“不,莫瑞斯,不要……”她摇着头,眼眶红了起来。

“放心吧,没事的。”给了她一个微笑,我毅然的走向前去。看着眼前有些复杂的图形,我稍稍移动了一块版块。

噌!

突然之间两条锁链缠绕上了我的肩膀,头顶的墙面中兀的刺出几把利剑,慢慢的向我移动着。

“莫瑞斯!”

“别去,只要他完成拼图就会没事的。”

汗水从我的额头流下,没想会这样,这王八蛋好奇心!不过我没有别的选择,仔细的观察这些板块,高等的教育令我拥有一个完美的逻辑理念,像这样的拼图还是难不倒我的。

时间慢慢的过去,这些几乎有上千块的拼图已经被我完成了有百分之九十了,头顶缓慢下落的利剑还有三十厘米左右,很近不过我自信能够在他刺到我之前完成拼图。

轰——

拼图被完成好的一瞬间墙面发出一阵光芒,我手上的锁链自动脱落利剑也迅速的收回。看着此时墙壁上被拼出来的巨大图案,那似乎是一种生物。

“雷克,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玛雅人的守护巨兽,它被认为是守护着重要之物的使者。”

“重要之物?”我攥了攥衣脚,“是神灵之路的钥匙么?”

“不知道。”

我身前的墙壁中,此时出现了一道五十厘米宽的孔洞似乎需要我伸进去。

再看了一眼泰勒,她依然无力的向我摇头但zuì后我还是咬了咬牙,向着那面墙壁上的孔走去。

“莫瑞斯!”

然后把手伸到了孔洞中,像是在触碰死亡……

轰!

吼!

“不——”

当我用力的将里面的锁链被拉出来后,墙壁开始向两边移动不过只是一转眼就被击碎飞向了空中,随后一声令我沉到谷底的巨吼破碎了我所有的直觉。

泰勒的尖叫声是我zuì后听到的声音……

在墙壁破碎得刹那莫瑞斯的身体便被一根粗壮尖锐的巨爪刺穿,仿佛一个穿了孔的木偶,灌在口袋里的金器散落在空中耀出刺眼的光芒。

“莫瑞斯!”

“快走。”雷克冷静的从后面抱住泰勒迅速的向上爬去,落下的碎石几乎差一点就砸到了他们。下方巨兽的嘶吼声不断咆哮。

“妈的,没想到还真有守护巨兽的存在。”

“放开我,我要去找莫瑞斯!”

“别吵了,他已经死了!”

“莫瑞斯,莫瑞斯——”泰勒摊倒在地面盘起的金发已经松开把她整个头遮了起来,无神的看着地面,“我说过的,我说过的,别——”泰勒低着头呜咽的声音很细微,鲜红的眼眶里已经没有泪水流出来了。

雷克静静的看着泰勒没有说完,从身上的夹克中掏出一根烟,点燃……

当救援的直升机来到后已经是两个星期后了,泰勒的jīng神一直很恍惚,如果不是雷克每天强制的喂给她一些东西她可能已经死了。

坐在直升飞机上雷克看向那个山丘,上面裂开的缝隙如同一个伸向前方的手掌,在玛雅文字中那是终结的意思。

雷克嘴里的烟不断散出淡蓝sè的雾气,把他的双眼挡了起来……

斯坦福大学的图书馆中。

“夏米尔,你看在玛雅人的文明中,坚定,有智慧,没有贪yù,不被诱惑,就能称得上是与神明同在真有意思。”

“哦?那我不就是神了吗?”

“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