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趣事

修罗系列之妃子笑

来自:热点网  |  2019-10-12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题记

zuì荒诞的历史

这是真的,是一个由我朋友亲口告诉我的故事,这个故事被掩埋在了历史的残卷之中,请您和我掀开那厚厚的灰尘,一起去探寻那被史书工笔掩埋的故事。

那是那个王朝顷灭的前一年,某个夜晚,月黑风高,宫女素娥在房中刺绣,刺绣的是鸳鸯。虽然宫女终身不得出宫,但到底也有着那少女心事。

即便只是和一个自己喜欢的太监对食,她也是满意的。

zuì后一针落下,鸳鸯的眼睛被刺绣好了,而就在此时,一针敲门声响起。素娥放下手中的鸳鸯,喊了一句:“谁啊。”

“是我。”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素娥知道,是那个喜欢自己的小太监小云子。

“那你进来吧。”素娥说道。

推开门,小云子走了进来。他比素娥大两岁,小时候因为家里穷被迫卖到宫中做了太监,因为人长得俊俏,又很机灵,所以如今当了御膳房的总管。

小云子喜欢素娥,素娥也喜欢小云子,那鸳鸯就是刺绣给他的。深宫寂寥,即便是享尽荣华富贵的娘娘,也有那落寞的时刻,何况是两个苦命人?

她打算和他对食。

“这么晚了你来找我干嘛?”素娥悄悄地把鸳鸯挪了个位置,到底是女儿家家脸皮薄,不愿意让对方瞧出自个的心事。

小云子头一低,显得有几分不好意思:“我……今天外面进贡了一些荔枝,我偷偷地藏了一些,想给你尝尝。”

素娥脸红了:“这可是稀罕物啊,你偷偷地藏起来,要是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好?”

“所以我赶紧拿了过来,你快点吃了吧,别让人看见。”

“恩。”素娥接过了他藏在身后的荔枝,小云子见她接过了,便转身yù走。而他刚一转身,素娥就喊住了他:“别走,我也有东西要送给你。”

“什么?”小云子一脸好奇。

素娥低头,拿出了鸳鸯递给了他:“你送我荔枝,我送你我的刺绣,你好好收着吧……”

“那也就是……”

“别说。”素娥打断了他:“反正我也不管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好了,现在也不早了,明天还要干活,你快走吧。”

“恩恩。”小云子应了几句,便拿着东西走了。

小云子走后,素娥看着桌上的荔枝不jìn“哧哧”笑了,都是深宫苦命人,有个人和自己依着取暖也好。

她拿起一粒荔枝,剥掉了外面的皮,这荔枝的皮很薄,里面的果肉看起来晶莹剔透。她把荔枝塞入了自己嘴里,咬了两下。

忽而,她感到一阵腥味在自己口中弥漫开来,她猛然吐出荔枝,可腥味还在自己嘴里扩散。

“怎么回事?”她自言自语道,然后不自觉地看向了地上那被咬碎的荔枝,而只是一眼,她便被怔住了。

旋即,她发出了一阵惨叫!

“怎么了?”其余的宫女闻得惨叫声赶来,却只见素娥面sè苍白的坐在椅子上,身子不住发抖。

“你怎么了?”一个和她要好的宫女立马走了过来,摇着她的身子问道。

“荔枝……荔枝……”

“荔枝?”那宫女好奇,顺着素娥手指的方向看去,只消一眼,她便也发出了一声毛骨悚然的惨叫——她看见地上有一粒被咬碎的荔枝,而在那颗荔枝里面,还有着一只人眼珠子!

那眼珠子已经被咬开了,流淌着发黄的液体,好不骇人。

因了这声惨叫,几个老嬷嬷都被扰了,她们顺着声音赶了出来,看着屋子里面那些被吓得丢了魂的宫女吼道:“叫什么,叫什么,扰了皇上和贵妃娘娘,小心你们的狗头。”

“嬷嬷,嬷嬷。”那个宫女颤抖着说道:“你看那荔枝。”

嬷嬷看了一眼地上的荔枝,面皮子一阵颤动,但旋即又恢复了过来,她看着素娥说道:“这荔枝是你吃的?”

素娥不敢抬头,只得低着头回应。

那嬷嬷又看了一眼桌上,只见还摆着一盘没吃过的荔枝,细数竟然还有十几颗,她面sè一变:“哪里来的?”

素娥不说,她知道偷御膳房的东西是死罪,若是招出了小云子,自怕他会惨死。

“不说是吗?来人,给我带走。”那嬷嬷看了一眼素娥,便对着身后的几个宫女喊道。宫女会意,把素娥带走了。

素娥是进不得御膳房的,她们料想偷走荔枝的绝对另有其人,她们一定要揪出这个人,所以对素娥严刑拷打。

这件事情传到了小云子耳中,他急忙自首,这才把素娥换了出来。

饶是这样,素娥也被打的体无完肤,几乎没有一块好肉了。出来的时候,她人已经陷入了昏mí状态,好不容易醒了,她问得第一句话就是:“我怎么放出来的?”她隐约觉得不好,怕是小云子自首了。

那几个和她要好的宫女不愿骗她,于是一股脑的都告诉了素娥,是小云换了她,因了这样,她才不要死,只是被扣了半年的俸禄。

“那小云子呢?”素娥虽明知道小云子怕是凶多吉少了,可仍止不住要问。

一个宫女低着头,不忍告诉素娥,但是素娥追得紧,她只能哆嗦着说了:“小云子因为犯了宫规,所以被……杖毙了,尸体就丢在了luàn葬岗……”

素娥得知小云子死了,也不顾自己身子刚好,直接冲了出去。等她找到小云子尸首时,她发现小云子浑身已经没有一块好肉了。

几乎全身的肉都被打了个稀巴烂,连着衣服泛着黄sè脓和红sè的血。甚至好几处的骨头,就那么直直地突了出来。

因为已经被丢弃在luàn葬岗几天了,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有的肉只要一碰就会掉下来,或者一碰就是一个窟窿,而胸口还被蛆虫吃了一大部分,lù出了已经泛白的内脏……

“小云子,是我害了你啊。”素娥顾不得恶心,抱着尸体一顿痛哭。比起伤心,她更好奇,为什么进贡的荔枝里面会有眼睛?是谁把眼睛放在里面的?

zuì心痛的调查

那荔枝是送给贵妃娘娘吃的,若是被人放了眼睛,只怕也是冲着贵妃娘娘去的,但是何人要算计贵妃娘娘?

李妃娘娘么?她也曾是皇上的宠妃,只是因为贵妃娘娘的出现,导致她失宠,被打入了冷宫。

如果是李妃出于报复,把眼睛放入荔枝里面也未可知啊。

但是……那荔枝明明完好无损,怎的莫名生出了一只眼睛?难道用的是常人所不知的手法吗?

那莫非是珍妃娘娘?她是苗女,莫不是用了邪术?

后宫之中,波谲云诡,若是有了命案,人人都可能是凶手,因为人人都有害人的动机。素娥深知自己只是一介宫女,人微言轻奈何不了她们,但她仍旧想知道到底是谁害的小云子枉死。

想了想,素娥即刻赶往了冷宫,她要先去查探一下李妃娘娘。

李妃娘娘本是某位大臣的女儿,容貌端丽脱俗,曾深得皇上宠爱,但是随着贵妃的出现,李妃也逐渐失宠,zuì后又因为开罪贵妃,被打入了冷宫。

素娥到底是可怜这个女人的,李妃在时善待宫人,所以她也带了点桂花糕去看望李妃。一进入冷宫,她就觉得凉飕飕的。

据说这里曾经有好几个妃子因为忍受不了寂寞而自杀,所以常年yīn气十足。素娥一边走一边在嘴里念叨着“有怪莫怪”。

走了半天,她才发现了李妃娘娘,李妃此时正在冷宫的某个角落里面,把玩着自己的头发,她一头长发就这么坠了下来,却毫无美感,看上去油腻腻的。

正所谓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大抵这就是一个宫中女子的宿命吧。

素娥走了过去,才发现李妃浑身的衣服已经破败不堪了,而且人也痴痴傻傻的,似乎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了。

这样一个女子,应该不可能是凶手吧,此刻的素娥只对她无限同情,也不想再问其它。一个曾经万千宠爱的妃子,如今变成这样,何等凄楚?

“娘娘。”素娥放下了手中的桂花糕说道:“nú婢此时才来看望娘娘,还请娘娘赎罪,这桂花糕是nú婢冒死偷来,望娘娘笑纳。”

退出冷宫那一瞬,素娥没有听到李妃说的话:“吃人,你们都在吃人,咯咯咯……”

离开冷宫,素娥想大抵还要去珍妃娘娘那里一趟吧,看来李妃不可能是幕后黑手,所以应该是珍妃了。

珍妃也曾宠冠六宫,只是如今贵妃娘娘一枝独秀,所以珍妃的宫门也显得很寂寞。站在宫门外,素娥就看见了里面的那个女子,她呆呆地立在一颗桃树下,数着桃花。

“皇上,您怎么还不来,您再不来,臣妾就老了。”这落寞的一幕,不正是zuì好的嫉妒么?她们把自己zuì美的年华给了那一个男人,又把自己的一生留在了这红墙绿瓦之中,可真正独得皇帝恩宠的,又有几个?

真正能够盛宠不衰的,又有几个?世人都说那皇宫是天下zuì好的地方,集尽人间富贵,可谁又能够读懂那些红墙里面女子的悲哀?

“贱女人!”就在素娥发愣的那一瞬间,她看见珍妃忽而从桃树下摸出了一个娃娃,那娃娃身上还扎着几根针!

厌胜!素娥在心中想到。

zuì无奈的过程

后宫之中是严jìn厌胜之术的,当年唐高宗的原配王皇后和侧室萧淑妃就是因为厌胜而被废除的,难道这珍妃娘娘不要命了么?

她是在诅咒谁?诅咒贵妃娘娘么?

那么看来,在荔枝里面放入眼睛的,应该就是这个女人了吧。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她把眼睛藏在荔枝里面,用以恐吓贵妃,却不想那颗荔枝被素娥吃了,见恐吓不成,就开始了厌胜?

素娥愤愤离去,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宫女,什么都做不了的宫女,除了憎恨,别的都做不了。

好在那个报复的机会来了。

第二天,整个皇宫都急躁了起来,据说是贵妃娘娘昨夜忽而心口一阵疼痛,像是别人用针扎一样。

顿时,素娥想到了那个悍妒的女人,莫不是因了她的厌胜,导致贵妃胸口剧痛?

就在宫里面的御医都束手无策之际,素娥挺身而出,她想借用这次的事件为小云子复仇,绊倒珍妃。

她告诉嬷嬷,说自己治得好贵妃娘娘的心痛。

嬷嬷不敢耽误,也不验明,就直接把素娥带到了皇帝面前。那个君临天下的男人,端坐在华丽宫殿的大堂,看着跪在地上的这个唯唯诺诺的小宫女。

他问道:“你说你能治好朕的爱妃?”

“回禀皇上,nú婢……nú婢或许可以,但哪怕只是一试nú婢也要赴汤蹈火。”

“哦。告诉朕,贵妃娘娘因何心痛?”

素娥咽了一口口水:“御医说娘娘并无大碍,nú婢想……只怕是邪灵入侵。”

“荒谬。”皇上大怒:“深宫内院,何来邪灵一说?”

“皇上龙威震慑天下,娘娘福泽泽被苍生,本不该有邪灵,只是有人暗害。皇上!”说道激动之处,素娥不jìn抬起了自己的头来:“皇上,有人暗害娘娘啊!”

她看见皇上看着自己的目光,竟然痴了!其实素娥本是倾国倾城的女儿家,只可惜深宫太多人,有时候难免有那沧海遗珠。

皇上看着眼前这个国sè天香的女子,点头一笑:“你站起来说话,告诉朕,是谁要害朕的爱妃?”

素娥不敢看眼前这个君临天下的男子,只得低着头说道:“是……珍妃娘娘!”

皇上并非多说,只道了一句走,便带着素娥去找了珍妃。

之后,一行人在珍妃的寝宫里面搜到了那个厌胜娃娃,珍妃见事端败落,只得下跪求饶。而那个君临天下的男人,则冷着脸说道:“歹毒夫人,怎可留你?”

一句剥皮,算是了了珍妃的一条命!

而这个悍妒却也可怜的女人,即便是死了,也不得安生。她不止被剥了皮,还被剥掉了浑身的衣服,挂在宫门,供人示众。

每每有宫人路过,都被惊得差点把心脏跳了出来——一具赤身luǒ体的尸骸,就那样被挂在宫门,全身的皮肤都被人剥去了,那些肉已经发黑,上面赤luǒ的青筋好似一条条干掉的蚯蚓。

上面还盘踞着青绿sè的大苍蝇,恶心且骇人。

zuì残忍的真相

素娥已然报仇,也以为自己往后的生活应当太平了吧,却不想某个夜里,几个太监闯了进来,他们拿着凤冠霞帔站在素娥面前。

“素娥姑娘好福气啊,竟然被皇上相中,今晚皇上就要宠幸姑娘了!”

素娥只觉得脊背发麻,世人都想成为皇帝的女人,却不知深宫之中勾心斗角,那没有硝烟的战争,要比真正的战争可怖多少倍啊。

“姑娘莫不是高兴得打紧,都忘了谢恩?”一个老太监提醒着素娥说道。

素娥赶忙跪下,念道:“谢主隆恩!”

太监走后,她无奈的穿上了那些枷锁,等待着他们把自己用轿子送到皇上的寝宫。等待的过程很漫长,似乎不是去皇上的寝宫,而是去法场。

当他们把她送到皇上床上的时候,她仍旧止不住颤抖,当她被这个男人彻底占有的时候,一滴冷泪悄然而逝……

第二天,她被册封为了妃子,风头无量,盖过那个曾经万千恩宠的贵妃,可是万千恩宠又如何?她可以失宠,自己就不会么?

说到这里,我的朋友顿了下来,我问他:“你为何不说了?”

他看着我笑道:“我翻出了我家里的陈芝麻烂谷子,你当真那么感兴趣?”

我一笑:“你又不是作家,你这些故事我只当是你不要的,统统拿过来,剽窃成文章,倘使是别的作家的故事,我自不敢这般大胆,以免自绝生路了。”

他笑道:“那你且听我继续说下去。”

之后的几个月,皇上每天晚上都会睡在素娥那里,而素娥也改了名字,不再叫那个俗气的名字了,皇上赐名素熙,说这是美好之意。

一日晚上,皇上云雨之后,抚摸着素熙的眼角说道:“你的眼睛真好看,就好像是天上的星星。”

“不过是皇上错爱。”即便这个男人位高权重,即便这个男人容貌俊俏,可每每和他肢体触碰,素熙都觉得恶心

因为这个男人,是这个天下zuì无情的人。

忽而,皇上皱了皱眉头:“你眼角有了皱纹?”

素熙并未注意这些,于是不语,而皇上的面上则有微微不快,他看着素熙说道:“睡吧,不要太劳累。”

我是要失宠了么?或许以后这个男人就不会再来了吧。素熙在心中想到。

然而第二天一则消息传入了素熙耳中——那个曾经得尽宠爱的贵妃死了,死在了自己宫中,被人挖去了眼睛而死!

而那两只眼睛,也不翼而飞了!

就在素熙恐慌之际,皇上却忽而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爱妃莫要怕,朕在这里。”他温柔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然后唤走了所有下人!

当所有下人都走了之后,他把盒子放在了桌面上,然后打开了那个盒子——盒子里面,竟然是一对人的眼珠子!

素熙当即吓疯,身子止不住的颤抖,那一刻,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zuì血腥的历史

我也明白了什么,于是我问道:“那对眼睛难道是……”

我朋友点了点头:“你猜的没错,那对眼睛正是那个贵妃的。”

他像我讲述起了故事的始末来……

他本是那个皇族后裔,虽然他祖先的帝国已然顷灭了几百年,可是这些故事却代代流传了下来,因为出自他们家族,所以可信度自然更高。

那对眼睛的确是那个贵妃的,其实不止是那对眼睛,就连之前荔枝里面的眼睛,也出自这个男人之手!

皇帝害怕衰老,妄图祈求长生,于是招募天下术士。他从一个术士口中听得一个残忍的方法——若要长生,就要吃童男童女的眼睛!

而且不是生生的吃,要放在荔枝里面来吃。

在荔枝树刚刚结了果子之后,挖掉那些童男童女的眼睛,然后打开荔枝的果子,把眼睛放进去。

之后,还在树上的荔枝就会自己愈合,然后包住那些眼睛,等到荔枝完全成熟的时候,就取下来吃。

那个昏君,为了追求长生,竟然真的造做了。他在江南购置了一片果园,专门种植荔枝。然后每年屠杀成百上千的童男童女,挖出他们的眼睛,放在荔枝里面。

昏君不止自己吃眼睛,也让自己的宠妃吃眼睛——那个贵妃,所吃的荔枝里面,就有着童男童女的眼睛。

而李妃娘娘,就是因为不愿意和他同流合污,所以才被打入冷宫的。

“但是素熙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对自己动了真情,或许是因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从来没有迎合过这个男人,所以这个君临天下的男人才格外喜欢她。”我朋友看着我说道。

当皇上发现素熙眼角的皱纹之后,竟然当即杀死了贵妃,还挖出了她的眼睛,因为那个术士说,贵妃吃了太多童男童女的眼睛,所以她的眼睛吃了以后可以恢复青春……

所以,昏君拿着眼睛来和素熙分享,打算一并不老。但是讽刺的是,这种方法根本不能不老,而那个帝国,却又在第二年就被成吉思汗灭了。

他说完这个故事,我好奇地问道:“那素熙zuì后到底有没有吃那眼睛?”

“这个我就不清楚的,或许吃了,或许没有吃,反正那个帝国覆灭了,我那涂毒了万千生灵的祖先,也覆灭了。”他的眼中写满了苍凉,或许在这一刻,他看到了那个帝国统治下的民不聊生。

“不过我仍旧好奇,眼睛怎么会长在荔枝里面呢?”

“其实我也好奇。”他说:“因为年代久远,所以真真假假真的很难考证。但是关于我祖先吃眼睛这点,却是真的,至于这个故事,你就当做一个故事来听,然后写出来好了,至于真假,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那个朝代离我们都已经很远了。”

说完他就走了。

他走了之后,我看着桌上摆放的那一盘荔枝,忽而感到了深深的恶心——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唐太宗为了杨贵妃,不知累死了多少快马,而那个昏君为了所谓不老,也不知残害了多少生灵。

可怜芸芸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