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热点推荐

待我长发及腰时

来自:热点网  |  2019-06-14

待我长发及腰时,公子娶我可好?

“噼里啪啦”一阵阵的鞭炮声显示着某个地方正在办着喜事,原来今天是刘知府儿子娶亲的日子,只见新郎官穿着大红袍,一张英俊的脸乐呵呵的站在大门口一边接待来贺喜的客人一边等待花轿的到来。

不远处的桃树下一身新娘妆的女子微微的笑了笑,缓缓的向新郎官走去。

看着女子的走近新郎官不悦的皱了下眉,然后走到女子身边:“你来干嘛?你不知道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吗?赶快回去。”说完不耐烦的转身就要走。

女子鲜红的嘴唇低声细语的说:“待我长发及腰时,公子娶我可好?公子可还记得曾经许诺过一个女子的誓言?”

“姑娘我何曾说过,烟花之地所说的话,出了那个门之后谁还会记得,更何况她只是个低贱的妓女,娶她这不是让街坊四零笑话我吗?”

“呵呵,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今天来不会给你闹事的,姐姐身子不舒服,我是来代替姐姐祝福你和新娘子的。”女子说完不在理会新郎官直接走进刘府的大门。

新郎官阴沉着脸看了一眼女子的背影,心里想着她若是敢在他的婚礼上闹事的话,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这门亲事可是他期盼了很久的,娶了张府的大小姐了就相当于娶了张府的半个财产,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她闹事,否则张府一定会悔婚的。

从新娘子进门到拜堂女子什么事情也没做只是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这倒是让新郎官安心了不少,一天下来新郎官也喝了不少的酒,随从们搀扶着他将他送进洞房,然后就走了。

半夜新郎官突然觉得口很渴,于是他爬起来想要倒杯水喝,可是不对,新娘哪去了?洞房花烛夜不在新房睡觉跑哪去了?

于是他走出房门寻找他的新婚妻子,在他还没有多久的一颗桃树下他看见自己的妻子背对着他看着月亮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轻轻的走过去问:“娘子一个人在想什么,夜里风大娘子随我回屋歇着吧!”

“公子曾经说过待我长发及腰时,你便让人抬着花轿到丽春阁来迎娶我,可为何如今公子却娶了她人?”

“你是月容?”她什么进来?

“公子你觉得月容美吗?”月容转过身来面对着刘公子,只见一张惨白的脸,毫无血色,眼睛、鼻子、嘴都挂着血,刘公子“啊”的一声瘫坐在地上。

随着他的叫声家丁很快就赶来了,而月容一下子就不见了,家丁扶起惊魂未定的刘公子问:“少爷你怎么了?”

“有鬼,有鬼啊!”

“吵吵吵,吵什么吵,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从新房里走出一位气势跋扈的女人来。

家丁们恭敬的叫了一声少奶奶,刘公子一脸惊慌的说:“你刚才不是不在房里吗?”

“你姑奶奶我在床上睡得好好的,如果不是你们在外面吵,这会我还在跟周老爷下棋呢!”

刘公子有些郁闷了,他明明记得床上没人的,所以他才出来找她的,然后就看见月容了,难道月容死了?

第二天刘公子带着新娘子给父母敬了茶之后就去“丽春阁”找月容去了。

老鸨一脸殷勤的拉扯着刘公子的衣服:“刘公子新婚燕尔不在府里陪着新娘子,到我这来干什么呀?”

“我是来找月容的,她在哪?”

老鸨一脸可惜的说: “她呀!前几日服毒死了,想想也真是晦气,你说说我养了她好几年了,她连报答都没有就给我死了,我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老鸨后面说的话刘公子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脑子里只记得老鸨说的前几日就死了,这么说昨晚上真的是月容的鬼魂?

她一定是回来找他来了,不不不他得去看下月容的坟墓才可以,于是刘公子向老鸨打听了月容安葬的地方后,他就在街上买了些冥币只身前往月容安葬的地方。

月容被安葬在一处山里刘公子走了许久才来到月容安葬的地方,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天空中又下起了蒙蒙的细雨,刘公子撑着雨伞打了很久的火石才将冥币烧起来,一边烧着冥币一边向月容求饶希望她晚上别来找自己。

因为是下雨天,天色很快的就暗了下来,刘公子看着冥币烧的差不多了,就起身走了,雨开始下的大起来了,刘公子在山里走了许久突然间他发现自己迷路了,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他总不能在这里过一夜吧!要是来几只野兽那他不就死定了。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看见前面有一个小茅屋,里面还亮着烛光,他走过去敲了敲门,里面响起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刘公子解释因为下雨迷了路想借个地方过一夜明早离开,可当他进去后就后悔了,屋子里面布置的是一个灵堂。

到处都是白色的,唯一有点颜色的却是背对着他跪在地上正在烧冥币的女人,女人穿的是一件大红色的嫁衣,红的碍眼。

“公子你来了,我等你等的好久。”

“你是谁?”刘公子有些害怕的盯着跪在地上的女子。

“哈哈这么快就把人家忘了,你可是许诺过我待我长发及腰时,要来娶我的,这才多久啊你就把我忘了,哈哈,真是负心之人。”

“月,月容我是负了你,可你又不是我害死的,为何缠着我不放?”

“若不是你我会死吗?不过你放心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哈哈……”女子站起身来,脸色画的及白,嘴唇画的血红血红的,伸出双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

刘公子害怕的挣扎着,突然间女子拿出一把匕首刺向刘公子的心口,暖热的血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

女子看着断气的刘公子,笑了起来,她对着灵堂说:“姐姐我已经为你报仇了哈哈,我会把他安葬在你的身边的。”

翠儿是月容的丫鬟,两人的感情就像亲姐妹一样,刘公子的负心让月容走向死亡,翠儿发誓一定要为月容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