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热点推荐

会听动物说话的人

来自:热点网  |  2019-06-13

奥希正是个不幸的人,他事事不如意。种玉米,种子不是被小鸟吃光,就是被蚂蚁搬走;栽木薯,猴子就会跑来拔掉;买山羊喂吧,山羊一下就死了;而养鸡,鸡又下野蛋,他找不着。

奥希亚有个妻子,叫阿丽薇赫,可她也同样事事不如意。所以两人不久就穷得除了身上那件褴褛衣衫外,几乎连饭也吃不上了。

这天夜晚,他们凑合着吃了点东西,便坐在屋外,商量往后怎么办。

“我们总得想办法挣点钱啊,”阿丽薇赫伤心地说,“这件衣服快变成碎片了,要是不买件新的,我哪有脸在村里走啊,只好整天守在这破草棚里。”

奥希亚双手抱着头,闷闷不乐地坐在一段木桩上。“是啊,一定要想办法,”他应道,“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饿。最后的一点薯片也吃完了,明儿要是朋友们不可怜咱们,那就揭不开锅了。”

他在苦苦思索,妻子在唉声叹气。黑夜里,从村后树林中传来猫头鹰的哀啼。

最后,奥希亚总算有了主意。“我知道该怎么办了,”他突然叫道,似乎又快活起来。“我去找山那边的那家富户,看能不能替他砍几棵棕榈树。

他棕榈树很多,一定会同意的。然后我就收集棕榈树汁。而你,夫人,就拿到集市上去卖。”

“行,我愿意干,”阿丽薇赫说完,闭上眼睛开始幻想该怎样用这笔钱,该买件什么颜色的衣服。

次日,奥希亚起了个大早,去拜访那位富户。那富户看来很通情达理,甚至还借给奥希亚几只瓦罐装树汁,条件是将挣得的钱平均分。

奥希亚兴致勃勃大干起来,要砍倒七棵大棕榈树,这活儿可不容易,对一个饥肠辘辘的人来说,就更困难。但他终于干完了。他在每棵树干上划开一道口子,下面放只瓦罐接树汁。

当晚奥希亚与妻子久久不能入睡,他们合计着卖了棕榈汁,手里有了钱要干些啥。不等到拂晓,奥希亚就打着火把出去了。他要看看罐里到底盛了多少树汁,希望当天能把树汁带回家叫妻子拿到集市上卖掉。

他来到第一棵树前,只见瓦罐已被什么东西踢翻,摔成了碎片,树汁也全洒了。他不禁大失所望,不过,又想到前面还有六棵树,倒也没介意。

哎呀!第二只瓦罐也破了!而且,第三只、第四只……第七只也用不着看了,确确实实,所有的瓦罐都摔成了碎片。

不幸还是降临到他们头上。他急忙往回赶,见到妻子,已是泪流满面了。

“天哪!”他哭喊着,“我命中注定要倒霉,还努 力干什么?不如躺着等死算啦!”

“瞎说,”阿丽薇赫严厉地说,“你不能泄气!我想,这没准是贼偷走汁,再打破瓦罐,装成是野兽踢翻的。”

“好吧,你也许说得对,”奥希亚说,“我再试试看。” 于是,他向朋友们借了些瓦罐,因为他没钱买。他将瓦罐小心放在每棵树下,好让树汁沿他划开的口子流进罐内。

然而次日早晨,同样的事又发生了,所有瓦罐都被打破。他再次绝望了。

这回他肯定了是贼干的好事,便对妻子说,“今晚我还要搁些罐子在那儿,可我再不傻了,我要守在附近,监视那个贼,逮住了就要他赔钱。”

奥希亚和妻子好歹又向穷朋友们借了些瓦罐。他把它们一一放好,便躲到大树后等着。

过了很久都没有动静,奥希亚又乏又冷。他一声不响,一动不动,甚至连叮到脸上的蚊子也不敢打,生怕惊动了那个贼。大约午夜后两个时辰,他终于看到一个黑影朝最近一棵棕榈树摸过来,接着传来摔瓦罐的声音。他悄悄靠上去一看,惊讶地发现原来那是一只大鹿,它正拿着瓦罐,向自己带来的大罐里倒树汁,倒完,就把瓦罐一扔。

奥希亚一个箭步冲到鹿旁,伸手就抓,可是那动物太敏捷了,它撇下自己的大罐,纵身窜进树林。奥希亚跟上去。他决心穷追不舍。愤怒给了他力量,他一口气就追了好远。

他一直追到太阳出山,也未赶上那只鹿。又追了几个时辰,他们来到一个深谷。那只鹿一脚高一脚低地往峭壁上逃去。奥希亚虽然也几乎精疲力竭,但还是慢慢向上攀登。最后他突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大群动物之中,为首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豹子,看来是兽王。

那只鹿拜在兽王脚下,上气不接下气地禀告了一切,这时在场的动物都转过脸来死死盯着奥希亚。奥希亚恳求豹王也让自己讲几句。他从头讲起自己长久以来的厄运,他对追鹿撞进了豹王的领地作了解释,并请豹王原谅他的冒失。

豹王认真听完后说道,“人啊,我们大家都同意这事不是你,而是这只鹿的过失。我曾交给这鹿一笔钱,叫他替我买棕榈汁,可他决定偷你的更合算。这样吧,我们给你一件礼物,就算作这只鹿偷掉你的树汁,摔坏你的瓦罐的赔偿。从现在起,你就获得一种本事,能听懂所有动物的话。到时候,它会给你带来好处的。”

奥希亚一时弄不懂这件礼物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但他还是朝兽王鞠了一躬,毕恭毕敬地道了谢。

“不过你必须记住,”兽王说,“永远也不要对人提起你有这种本事,否则,你会立即死去。”

奥希亚便许诺说绝不把这事透露给任何人。他再次谢过豹王,便返身缓缓下山,朝家走去。

阿丽薇赫见丈夫回来,非常高兴,追着他问这问那。奥希亚只告诉她,打破瓦罐的是一只鹿,他追了半天没逮住。

因这次瓦罐并未全坏,所以奥希亚终于收集到了满满几罐树汁。可怜的人欣喜若狂,赶紧叫妻子拿到集上卖了个好价钱。

打这以后,奥希亚当真时来运转了。他经常能搞到许多棕榈汁去卖。他有钱买羊买鸡了。他还修好了旧屋。他妻子的新衣也多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不久,他们生了个儿子。

一天早晨,奥希亚正在附近池塘里洗澡,忽听有只母鸡在“咯咯咯”的对小鸡说,“瞧,那个人真傻,泡在水里,该有多不舒服。不过,他显然是个糊涂虫,连自己屋后埋着三罐金子都不知道。我寻食刨出来过,又埋上了,我讨厌这家伙,叫他找不到。”

奥希亚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装作啥也没听见,继续洗澡,后来,当村里其他人都歇晌时,奥希亚冒着酷暑来到后园。他挖了一阵,找出了那三罐金子。这笔钱足够他后半辈子享受不尽了,不过他没法向妻子解释这一切,因而只好将金子藏在屋内地下。

现在,奥希亚与阿丽薇赫成了全村的首富,他们的日子可惬意了。阿丽薇赫心地善良,常接济穷人,有求必应。而奥希亚则想养尊处优,决定纳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