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热点推荐

体艺馆二楼

来自:热点网  |  2019-06-13

本故事所有人名地名机构名纯属虚构,如有和现实重合,纯属巧合。如有冒犯,还请见谅,谢谢。笔者留。

“从来没有人敢在下第三节晚自习以后在体艺馆二楼以上的楼梯行走。”这是刘轩凯听到的有关这个学校的传说。这里是上清三中,刘轩凯是今年新进来的高一新生。那个传说,则是他在还没进校加扣扣群的时候听学长说的。好像,那个学长是高三。

不过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因为尽管这个学校里有不少的体育生,但是这个学校却是坚持每天每到第二节晚自习下课就会驱散体艺馆里面所有人群,并且封闭体艺馆,直到第二天。可是,校方却一直都没有说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刘轩凯和骆文伟是同一个班,也在同一个寝室。他们是在进校前就在群里面认识了,很巧,竟然也分在了同一个班。自然,关于这个没有人敢在晚三以后行走在体艺馆二楼以上的楼梯的说法,骆文伟也知道。

可是,有意思的是,他们俩,竟然都是无神论支持者。他们胆子大得很,根本就不信鬼神之说,还每天晚上拿着手机打开网页看恐怖故事!

这一天,他们第八节课正是体育课。他们本来就对这个传说非常好奇,究竟有什么不可以的呢?这天中午在寝室休息的时候便互相商量好,借着这体育课的机会,再创造出一个机会,好好地去体艺馆一探究竟。

体育课下课,他俩故意走在最后面,刻意把两个球拍和一本语文书落在了体艺馆,直到有人来催促他们他们这才装作匆匆忙忙的样子出了体艺馆前去吃饭。自然,东西都没有拿上。

他们班第三节晚自习最后十分钟要默写语文必修一上面的诗歌和古文。等到第三节晚自习上课差不多十分钟的时候,刘轩凯装作不知情才记起来的模样,跟班主任请假说语文书落在了体艺馆,请求前往体艺馆把书拿过来。然后又到体育老师那里去拿钥匙。自然,体育老师的一顿斥责是免不了的。

当时已经锁门了,毕竟已经过了第二节晚自习下课的时间。思量一下,想着毕竟还没有下第三节晚自习应该没什么事,便把钥匙给了刘轩凯。本来老师自己也要去的,可是却非常巧的一个电话临时有事。至于钥匙,则是嘱咐他锁好门后交给班主任。可是他并不知道刘轩凯到底想的什么。

他会锁好门么?根本不可能。按照预定的计划,拿了故意落在里面的东西之后赶紧出来,然后把锁挂在那里,使它看起来像锁住了一样,但是实际上却留了个口子,锁并没有套上去。之后便又像正常得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把钥匙交到了班主任处,又去上他的晚自习去了。

毕竟,这锁,不用钥匙也可以锁好。他们的想法是晚上“探险”出来后再把那锁头完全套上锁死就行了。可是,他们是不是有点太天真了?

随着下晚自习的铃声响起,同学们一个个都清理东西离开教室,他们两个也是一样。不过。别的同学是回寝室的回寝室,去商店的去商店,刘轩凯和骆文伟却是绕着路来到了体艺馆,刘轩凯留门的那个地方。

锁依然挂在那里,没有动过。刘轩凯跨步上前三下五除二就把那锁头卸了下来,然后两人推门走了进去。

“嘶~”扑面而来的一阵凉意让两人同时打了个哆嗦。现在还是九月份,依旧是热哄哄的天,两人还穿着短袖。

怎么会这么冷?骆文伟不禁有些诧异。而刘轩凯也是一脸茫然。刚才拿书的时候不还好好的么?他们记得这体艺馆里面并没有空调啊!就算是大晚上的也不至于这么冷吧?

整个一楼大厅里并没有开灯,安全出口的标志牌挂在墙上,绿幽幽的光芒分外诡异。两人也不多想,找到楼梯便上楼去。

来到二楼,什么问题也没有。再往上走,三楼也一切正常。刘轩凯这个时候开始有点嘲笑学长的胆小了。这什么事也没有啊,怎么就没人敢走了呢?这楼梯这么安全嘛,不就是灰尘多了一点么?刘轩凯和骆文伟两人轻声说笑着就下楼准备回寝室去。

可是走着走着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已经转了五个楼梯弯了,可是还没有来到一楼!好像……他们这才发现一个问题,楼道里安全出口标示牌没有!可是他们上来的时候明明白白每个楼道口都挂着的!

莫名其妙的他们不信邪地又往下走,可是。却依旧没有尽头一般。墙上,也依旧没有安全出口标示牌。

感到似乎被困了,这才意识到那个传说并非空穴来风。只是,这个时候为时已晚。两人一合计,便决定向上走,可是本来走在后头的骆文伟一调转方向,还没几步,便只听得哎哟一声,撞到了什么。骆文伟一摸,上方竟然就是天花板,上头本来过来的楼梯被彻底封死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骆文伟转身就要拉住刘轩凯。可是,一伸手,他竟然触及到了另一只冰冷的手!

顿时只感寒气渗入骨髓一般的冷。可是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那只手却是猛地一下子掐住了他的手腕。

而刘轩凯此时,却如同没有听见刚才骆文伟哎哟那一声,继续朝上面走去。可是,诡异的是,刘轩凯竟然毫发无损地上去了。天花板呢?!!!而骆文伟此时已经被那只手拉到了底下黑暗深处。可是刘轩凯什么也没有听见。

刘轩凯意识到骆文伟不在前面的时候,已经是过了五六分钟了。他发现往上走也没有尽头,便要找骆文伟商议,可是,黑暗中只有一片寂静。

他意识到不对,向往下跑。

不过,他还没两步,只觉得口里一甜,然后就没了知觉。他的脑袋竟然毫无预兆地就和他的身子分了开来,骨碌碌顺着楼梯滚了下去。而,从腔子里喷出的血落回地面时,却是被地面诡异地全都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