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热点推荐

聊斋志异之鬼宅

来自:热点网  |  2019-06-13

赵胜从小习武,胆量过人,从不相信什么鬼怪之说。前两天从张老爷手中买了一处宅子,位置很好,切景色怡人。只是传言说,这个宅子闹鬼闹的厉害。所以一直不能卖出去。可是赵胜不信妖魔鬼怪,将宅子买了过来。这天,赵胜骑着马,带着仆人阿努一起去看新宅子。

在路上,乌鸦一直在头顶“呱呱呱”地叫着,十分瘆人阿努就一直抱怨:“人家都说那个宅子闹鬼,少爷你偏要买。”“什么鬼怪之说,我从不相信。况且了,你见过鬼吗?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鬼更应该怕人。”到了新宅子的门口,赵胜站在门口对阿努说:“阿努,上前敲门。”阿努哆嗦了一下极不情愿地说:“少爷,我…我…去敲门啊”?“快去。”赵胜呵斥道。阿努半天一步地挪到门口,敲了一下就连忙退了回来,“少爷,这里没有住人。”赵胜瞪了他一眼,说道:“再去敲门。”阿努无奈地再次去敲了门,可是还是没有人应门。趴在门缝里看了看说:“少爷,人家都说这里闹鬼,哪里会有人敢住啊。真的没人。”“把门撞开。”赵胜又命令道。阿努抖了抖肩膀,用力一撞,门开了,阿努一下栽倒在院内,大声叫着:“有鬼啊,有鬼啊。”赵胜一把扯起阿努,“青天白日的,就知道在这里说胡话。快起来进去看看。”

两个人在院子里转悠着,由于时间长不住人,到处都是落叶垃圾,灰尘很厚,看起来就有一种荒凉的感觉,更平添了一股可怕的气息。两人走到一个小山洞,在那山洞的门口,伸出来一只手,一只干枯的手,指尖有两公分那么长,在那里来回摸索着,然后用那沙哑的颤微微的声音对着赵胜和阿努说,:“快,来拉我一把。”阿努吓的连忙躲在了赵胜的身后,赵胜走进山洞,伸出来手拉住那只可怕的手,将他拉了出来。出来的是一个白发白须的老人,脸上布满了皱纹,十分干瘪,看起来犹如一个鬼。老人出来后赵胜便问道:“你在这里干嘛?”老人笑了笑说:“我啊,被那鬼婆子缠上了。”阿努一听吓的脸发青,:“鬼…鬼婆子?你…你说的是鬼吗?”“是啊,还是个色鬼呢。”老人呵呵一笑,可是那笑容在那干瘪的脸上显得十分瘆人。那老人看了看赵胜便问道:“你是谁啊?是赵公子吗?”“是啊,是我。你是?”赵胜答道。“我是这里看门的,以前是张老爷府里的佣人。我听说你买了这个宅院,买的时候很便宜吗?走,我带你们去楼上看看吧。”说罢,便蹒跚地走在了前面。

三个人扶着那颤微微地楼梯向二楼走去,“你不该买这里啊,这里不适合住人的。”老人边走边说道。赵胜不屑地说:“以前你们家老爷不是也住了吗?还有你,现在不是也住在这里嘛。”老人摇了摇头说:“那是以前,现在谁也不敢住这了。我啊,孤老头子一个,也是被逼无奈啊。现在你来了,我终于要走喽。”说着话,三个人便走上了二楼,老人走入一个卧室,打开了窗子,然后指着对面说:“那是东院,一直锁着,你们最好不要去那边,那边闹鬼闹得可凶了。”赵胜看了一眼那紧锁的大门,说了句:“我倒要看看那鬼长的什么样子。”老人无奈地摇摇头说:“你们慢慢看吧,我先走了。”说着便下楼去了,嘴里却还在嘀咕着:“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啊。”

赵胜带着阿努回家后,第二天,便收拾东西,带着丫头佣人来到了新宅子。“这宅子收拾一下,倒还是挺漂亮的啊。”赵胜的妻子吴氏说道。“是啊,你看着亭台楼阁,假山花园,景色怡人啊。”赵胜搂着妻子说道。妻子皱了皱眉,“就是这宅子闹鬼……。”“哎,什么闹鬼,那都是听别人说的。为人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即使是有鬼,我们和他无冤无仇,他也不会伤害我们的啊。”赵胜安慰妻子道。“我找了大师明天要来做一场法事。”妻子又说道。赵胜想反正这是妻子的心病,就做做法事吧。两人回到房间,赵胜推开房间的窗户,然后说:“明天叫人把东院收拾收拾。”吴氏一听害怕地说:“不是说东院闹鬼闹得厉害吗?还要住吗?”“我把整个院子都买了,为何不住啊。你老是说鬼,你是见过鬼吗?鬼长的什么样子?”赵胜反问妻子。妻子摸了摸桌子上的一个盒子说:“都说那鬼是青面獠牙的,甚是可怕。我哪里会见过,见了还不吓死。”赵胜笑了笑说:“鬼由心生,明天我要出门办事,要个四五天才能回来。”吴氏一听连忙拉住赵胜的手说:“啊?你要出门?那晚上就剩下我一个人睡在房间里了,我害怕。”“你要是害怕就让小宁进来和你一起睡,我马上办完事尽快赶回来。”赵胜说。吴氏拿出了一枚簪子,赵胜看了看说道:“你终于要带这个玉簪了啊?”妻子满面桃花地说:“这是你我定情之物,我一直不舍得佩戴,据说这玉簪能够避邪,刚好想起现在拿出来戴。”赵胜接过玉簪正准备帮妻子戴上,这时丫鬟小宁进来了,赵胜不好意思地连忙将玉簪递给了妻子,吴氏接过玉簪就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小宁笑了笑说:“少爷,夫人,吃饭了。”吴氏点了点头说:“喔,你把屋子收拾一下吧。”然后便和赵胜一起去吃饭了。

第二日,阿努极不情愿地带着两个人进入东院,开始打扫起来。“这院子,收拾收拾还真不错啊。”其中一个大汉说道。阿努听罢,撇了撇嘴说道:“好是好,就是有鬼。”“哈哈哈,我倒还真想看看鬼是什么样子的呢。”那大汉一边笑一边说道。

送走赵胜,吴氏回到房间,准备将自己的那枚玉簪带上,可是打开了盒子,里面却空空如也。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时刚好小宁进来,吴氏便问:“小宁,我的那只玉簪花呢?”“不是在盒子里吗?”小宁答道。“是啊,本来是在盒子里,怎么会没有了?”吴氏问。“我也不知道啊,是不是掉在地上了,我帮你找找。”小宁一边说着一边就钻进了桌子底下开始找起来,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吴氏便诱惑地说:“小宁,你知道我那只玉簪花,我平时都不舍得戴的。别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唯独这个不行。”“是啊,夫人,那只玉簪花既漂亮又值钱,可是我真的没拿啊。”小宁解释道。“房间是你收拾的,不是你是谁。赶快拿出来,要不然我可要找人打你了。”吴氏生气地说道。这时,刚好张妈进屋,询问夫人怎么了,吴氏便说小宁偷了自己的玉簪花,吴氏一听说道,这还得了啊,于是便拉走了小宁去处置了。小宁一步三回头地叫着:“夫人,我冤枉啊,我冤枉啊。”

那天晚上,电闪雷鸣吓了场大雨,夜里吴氏做梦,梦到小宁蓬头垢面地趴在窗户上叫着:“夫人,不是我,我冤枉啊。”吴氏吓的满头大汗惊醒了过来。第二天一早,院子里阿努便大声叫着:“有鬼啊,有鬼啊,一个吊死鬼啊。”大家跑去东院的凉亭一看,小宁吊死在了凉亭里。张氏悲痛欲绝,说道:“小宁,你何苦走这条路啊?难道是我冤枉了你吗?”张妈站在一边念叨着:“真是鬼迷心窍啊,鬼迷心窍啊。”张氏听到这句鬼迷心窍,好像是恍然大悟。是啊,张妈说的没错,就是被鬼迷了心窍啊。这里有鬼啊。经过这件事一吓,张氏便一病不起,茶饭不进了。勉强维持到赵胜回来,便一命呜呼了。

赵胜守在灵前,忽然一阵风刮过,灵柩前的蜡烛灭了一只,张妈“啊”的一声大叫。“去把蜡烛点着”赵胜吩咐道。张妈哆嗦着去准备点蜡烛,可是却看到蜡烛的芯变成了夫人的那只玉簪花。“鬼啊,鬼啊”张妈连忙跑到赵胜身边大叫着,“夫人的玉簪花。”赵胜看了看说道:“难道,真的有鬼作怪不成。张妈,准备被褥,今晚我就去睡东院凉亭,去会会这害人的鬼。”张妈和阿努他们抱着被褥,胆怯地来到东院,在亭子下把床铺好,又准备了一桌酒菜,然后又劝道:“少爷,你还真要睡在这里啊。”“你们回去吧,我今晚就看看这恶鬼长什么样子。”赵胜说道。

张妈他们一离开,赵胜便坐下喝酒,嘴里还叫嚣着:“你这恶鬼,害我娘子,敢出来见我吗?出来啊,我不怕你。”可是坐在那里很久也没有任何动静,直到喝多醉倒,晕乎乎地躺在了床上。这时,亭子旁边的水塘里咕噜噜地冒起了水泡,一会儿一个头便露了出来,接着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慢慢地浮出水面,飘到了岸上,全身一抖,变成了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太太。她笑呵呵地走到桌子旁,喝光了酒,吃好了菜,便站起来走到赵胜身旁,用手摸摸赵胜的脸,“哟,还是个小白脸啊。”说罢,便一直来回摸着赵胜的脸,“来,醒醒,醒醒,陪奴家玩玩。”赵胜忽地一下抓住那老太婆的手腕说道,“醒醒,我压根就没醉,不装醉你怎么会出来,老太婆,你为何害我家娘子。”老太婆甩开赵胜的手:“哎呦,什么老太婆,奴家还年轻着呢,来,陪我玩玩啊。”说着便去搂赵胜的脖子。赵胜站起身,抓起一根木棍,“看我不打死你这害人的恶鬼。”棍还未落下,“相公”一个女子的声音打断了,赵胜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娘子。赵胜松开了老太婆,老太婆看见那女子,便笑笑一闪身消失了。赵胜急忙走到娘子身边,“娘子,你不是死了吗?”“相公,你喝醉了吧,我这不是好好的活着嘛,怎么说我死了呢。”那女子说道。“啊,难道我真的醉了吗?”赵胜晃晃头。那女子挽着赵胜的胳膊说道:“相公,我们歇息吧,春宵一刻值千金,不要被这杯中的酒给破坏了啊。”赵胜抱起娘子便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天还没亮,赵胜醒来,一看怀中之人,竟然是个不认识的女人,于是连忙推开了她,“恶鬼,竟然敢冒充我娘子。”那女子委屈地说:“吆,昨晚还情意绵绵,同床共枕,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你可真是无情啊。”赵胜举起拳头准备打下去,女子闭上眼睛,“你打死我吧,只要你舍得。”赵胜犹豫了下,又放下了手。“你是何人?”赵胜问道。“我昨晚看你太过思念妻子,所以才来陪你。我是原来这宅院的张老爷的夫人,叫婉儿。我家老爷整日在外寻花问柳,我劝导他,还经常被他殴打,我一气之下便投入这池塘一死了之了。我因有怨气在身,便经常出来作怪找他的麻烦,所以才有了这鬼宅。”赵胜听了问道:“那我的娘子呢,她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她。”“那跟我没有关系,是她自己,我们没有想着害她,她却处处防着我们,不是找道士作法,便是戴什么避邪的玉簪,我那老婢女,看了生气,便拿走了那玉簪,是她冤枉了小宁,小宁才寻死的,至于她自己,是心中有愧。”那婉儿说道。赵胜连忙又追问:“既然有鬼,那我的娘子现在也是鬼魂了,你能否帮忙让我见一见她呢?”“我在此守候二十年,才才碰到你,将自己托付给你,没成想你去一直想着你的妻子。”婉儿幽怨地说,“她因为小宁的事,现在阎王还在查,还不能出来,我先帮你问问,看能不能疏通疏通。明晚,你还来这里吧。”

第二日,赵胜来到这里,看见了婉儿已经在了。他连忙问:“我娘子呢?”婉儿不悦地说:“喏,不是来了吗?”说罢,赵胜一回头,便看见张氏带着小宁走过来,两人连忙抱在了一起,不舍得分开。几个人围坐在桌子上坐下。婉儿举起酒杯说道:“我敬你们夫妻,第一杯敬你们夫妻团聚,第二杯敬夫人和婉儿从归于好。”这时老太婆说:“有话赶紧说吧,一会儿就该走喽。”赵胜一听连忙问:“走?走去哪里?”婉儿瞪了一下老太婆,“这老婆子,就是最快,等到吃完饭再说啊。你夫人和婉儿的事已经了结了。明晚就要去投胎转世了。”赵胜连忙拉住妻子的手:“我们才刚见面,就要投胎转世,夫人,我舍不得你啊。”张氏也依偎在赵胜的怀里哭泣道:“我也不舍不得相公啊,可是这是阎王的规定,我能有什么办法呢。”看着两个人这么恩爱,婉儿便说道:“你若不想去投胎,我倒还有一办法。”“什么办法?”赵胜和妻子一起问道。“拿钱去买通押解鬼魂投胎的牛头马面,然后找个鬼替你夫人投胎去。”婉儿说道。赵胜听了说:“那谁替我娘子去投胎呢?”“我啊,我老太婆在这阴间做鬼也做腻了,我去投胎。让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哎,我怎么就碰不到这么痴情的男人呢。”老婆子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说道。赵胜连忙端了酒杯,敬老太婆:“那就谢谢你的大恩了。这阴间也可以拿钱贿赂吗?”婉儿一笑,“还不是和阳间学来的。”“需要多少钱,我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只要能留住我娘子,”赵胜问道。“不需要你倾家荡产,你明日在这池塘边多烧些纸钱就好了。”婉儿说道。“真是太谢谢你了,欠你太多,都不知道这么还你了。”张氏听了一头雾水问道:“哦?你欠她什么恩情了。”“没,没什么”赵胜看看婉儿说道。饭后,婉儿便和老婢女一起离开了。

赵胜带着妻子回到房间,张妈和阿努都在灵前守灵,已经都睡着了。赵胜一不小心,碰到了阿努,阿努一睁眼看见了张氏,吓的脸的青了,“鬼啊,鬼啊,夫人,我们和你无冤无仇啊,生前我们也都尽心尽力啊。”张妈也吓的哆嗦着坐在了地上。张氏笑笑说,“我是鬼,可是你们不要害怕,我不会伤害你们的。生前我也害怕鬼魂,可是现在才明白,有些人比鬼都可怕啊。”说着便挽着赵胜上床休息去了。

此后,张氏和赵胜一直在一起快乐地生活着,夫妻恩爱。一天晚上,一阵风,窗户打开了,婉儿出现在窗口,赵胜看了看说:“都三年了,你都很少了,今晚来,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吧?”婉儿答道:“是啊,我和你夫人要一起去投胎了,你夫人的事被阎王爷知道了。现在查出了,必须要去投胎。”张氏一听连忙说:“我们还招人替换啊,我们愿意花钱。”婉儿摇摇头,“不行的,这次是阎王爷亲办的。我和你夫人要投胎到一户人家,做一对双胞胎姐妹了。”说罢,便拉起张氏飘向窗外。赵胜大声叫着:“娘子,娘子。”张氏也在失声痛哭。

第二天,赵胜骑着马来到婉儿昨晚说的那个村庄,在门外,便听到传来了两声婴儿的啼哭声。

作者寄语:86版聊斋可能很多人没有看过,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视频大多模糊不清。本文章是在电视剧的基础上,经过自己的语言加工改编,以另外一种风格展现给大家。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