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奇闻异事 >> 娱乐

鸭子用嘴怎样伺候富婆?揭秘一线城市男公关的淫靡生活

来自:热点网  |  2018-10-18

鸭子用嘴怎样伺候富婆?揭秘一线城市男公关的淫靡生活

一个月之前,我还是人人羡慕的富二代,可今天,却站在了洗浴中心的门口,对我而言,生活真的是狗娘养的……

父亲是一家小制衣厂的老板,可就在一个月前,一场车祸带走了他,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这个世界,父亲娶了一个比我只大七岁的妖艳女人。

有多妖呢?整天浓妆艳抹,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勾人心魄,特别是她的声音,我想,只要听过她声音的男人没有不想把她压在身下的吧。

所以父亲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立了一份那样的遗嘱……

自从她来了之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改变,疼爱我的父亲对我不理不管,我本性就放荡,喜欢泡酒吧,洗桑拿,出入各种洗浴中心,可以说整个蓉城,没有我没去过的洗浴中心。

大到俄罗斯大羊马,小到五十块一夜,风花雪月,这就是我之前想的青春。

可惜,在我看到那份遗嘱的时候,那个女人趾高气昂的让我滚出我家一百二十平的房子的时候,我知道,我的青春毁了。

我邀上几个平日里花天酒地的狐朋狗友,整日喝的烂醉如泥,我身无分文,朋友们还算不错,一开始都给我钱花,可好景不长,他们渐渐的疏远我。

钱,真不是个东西,它能买走一切,出卖一切,有钱,就是兄弟,没钱,打电话关机,这就是我现在的处境。

当然,还有更糟糕的,我透支了我所有的信用卡,还款日已经过去了,银行天天打电话催我还钱。

我哪里还的起,就在今天中午,电话里的女人毫不留情的骂我。

“你家是死了爹妈了吗?几万块钱给你爹妈买棺材板了吗?”

我握紧双手,一只手里拽着手机,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可以帮我,我盲目在走在大街小巷,甚至连个落脚地都没有。

我走的太累了,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感受着生活给我的绝望。

一张纸也在这个时候神奇的从天而降,我接在手里,上面的几个大字很醒目。

招聘公关!

很明显,是小广告,在蓉城实在太多了,我本想扔掉,却看到上面月收入一连串的数字。

“这是真的吗?”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此刻是多么想拥有钱,鬼使神差的打通了上面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听声音应该不到四十岁。

这不是我吹牛,就我玩过的女人,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从未成年到四十五岁的,什么样的没玩过,之前我最风光的时候,我总开玩笑,隔着十米以外我都能闻到处-子香。

对,也就是女人香,每个阶段的女人身上的香味是不同的。

如果是处-子,身上散发的只有身体的味道,像百合那种淡雅,也像花露水。

而结过婚的女人,散发的往往是多种香水,沐浴乳甚至洗发水的味道,这个特别简单,因为结过婚的女人都想让自己变得年轻,回到最美的那个时代。

都说,越缺什么就越秀什么,她们极力的渴望完美,但也成了我辨别她们是不是已婚女人的标志。

回到正题上吧,我跟女人聊的挺好,顺便我也问了下工资,没有保底,一切都要看自己,提成很高,跟公司五五分成,当天结账。

我没有任何犹豫,用身上仅剩的十六块钱拦下一辆车出租,来到了现在的位置。

黄昏洗浴中心。

听起来就像跳广场舞大妈每次跳完来洗澡的地方一样。

我等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只见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制服女郎走了出来,我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女人就是跟我通话的女人。

“玲姐,你好,我是李泉。”

夏玲站在我面前,眼神说不出的怪异打量了我一番,像是在选衣服一样,我感觉全身都很不舒服,如果我记得没错,之前我去洗浴中心的时候,每次点钟,出来一大群女孩子,我就是用这种眼神审视着那些穿着暴露,渴望被我选中的女人。

“形象还不错,以前做过吗?”夏玲的声音有些冷,一时间我还不太习惯别人对我这样冰冷的态度。

不过我也知道,现在我已经不是富二代了,我必须委屈求全,努力赚钱,把信用卡给还上。

我摇了摇头,男公关倒是听过,确实对这行业不了解。

在我心里理解的也很简单,女人出来做的,无非就是取悦男人,反之,男人做公关,无非就是取悦女人。

对于女人,这不是我吹牛,不管是从大小长短,还是时间,甚至姿势,招式上来讲,我还没服过谁。

加上我一米八五的个儿,五官端正,看起来一脸正气,而且因为平时打篮球的原因,身材也没得说,在这大热天,紧身短袖完全能看出我的每一块肌肉。

“先进来吧。”夏玲说完,转身就走。

我只能跟在她的身后,洗浴中心在二楼,楼梯还有十几阶,夏玲的制服很短,我又走在身后,这个位置刚好能看到里面的一抹白色,甚至那凸起的一小点。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可能是因为我有半个月没有碰女人了吧。

上了二楼,门口站着两名身材比我还壮的男人,其中一个眉开眼笑的说道。

“玲姐,这又是哪里找来的小子啊,身板不错啊。”

“刘飞,这小子以后就跟着你了,今晚你看着安排吧,可以就留下,不行就滚蛋。”夏玲的声音依然那么冰冷。

刘飞倒像是习惯了,点头哈腰的,直到夏玲走后,刘飞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老气横生的说道。

“小子,以前做过吗?”

我还是摇头,不知道怎么做,现在我只想挣钱。

刘飞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要想清楚喽,入了这一行,想要净身出户,那可就很难了。”

“谢谢飞哥,我手头犯了点事,需要钱。”我笑着说道。

“入我们这一行的也多数是被逼无奈,既然你想清楚了,我就给你一个挣钱的机会。”刘飞拍着我的肩膀,领着我去了换衣间,找了一件符合我身体尺码的衣服。

倒是跟睡衣有点相似。

我也没想那么多,脱了自己的衣服换上,刘飞瞅了瞅我的外形,点了点头道。

“不错,有点样子,你小子今天运气不错,我的一个老客户刚到一会儿,嚷着要新货,正好你顶上。”

我是真的完全不懂,一切都按照飞哥说的做,在路上,飞哥一直告诉我,要放开,他这个客户比较奔放,而且最重要的一点。

有钱!

只要把她“伺候”好了,啥事都好说。

我只有点头跟着走,走到一间写着“黄昏恋”的包间门口时,飞哥停了下来,脸色也随即变得严肃起来。

“泉子,还有一件事当哥的必须跟你说清楚,我们这一行虽然是取悦女人,但是记住一点,千万不要做出格的事情,这是我们这一行的大忌,如果你犯了……”

飞哥顿了顿,看了看四周无人,这才说道。

“最好跑路吧,要不然玲姐会让你一辈子出不去。”

“知道了,飞哥。”我点头道,心里也记下了飞哥对我的照顾,至少在我无依无靠的时候,飞哥现在更像我的亲人。

“嗯,去吧,进去之后,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说完,飞哥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我站在门口立了大约一分钟,迟迟不敢进去,正如飞哥所说,一旦入行,想要净身出户,那可就难了。

可我需要钱,如果真的还不上,我肯定会坐牢,与其坐牢不如当公关。

想通之后,我推开了包间的门,只见床上躺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身材已经完全走形,胸也已经下垂,脸上还满是横肉,脖子上挂着一条小指粗细的金链子倒是格外显眼。

手指上也戴满了各种戒指,黄金的,玉的,珍珠的,钻石的……

一看就知道是暴发户,是个有钱的主。

老女人听到开门声,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即双眼放光的盯着我,从上到下,一处都没放过。

“不错的货色。”

“货色?”我在心里念了好几遍这两个字,我竟然成了货色,这是何等的卧槽。

不过没有办法,我小心翼翼的上前,很恭敬的问道。

“请问你需要什么样的服务。”

“老规矩。”老女人说完,似乎又想到我是新来的,又刻意补充道,“998套餐。”

我点了点头,走到浴缸边,将水打开,玫瑰花瓣洒进去。

之前飞哥给我说过,我们洗浴中心的套餐分多种,最便宜的是188,也就是帮忙按摩一下,洗洗澡,其次388-998。

每一个价位的服务不同,而这998是最贵的,包间也是最好的,好在飞哥给我讲述过服务的流程,要不然我这临时上阵肯定什么也干不了。

老女人见我放好水,迫不及待的走了过来,一个劲的盯着我。

可能是因为有点恶心,我没敢去看她的眼睛。

“啪!”一声脆响,我的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傻站着干嘛?装纯洁呢,还不给我脱衣服。”

我捂着脸,咬着牙,现实再一次让我收起了愤怒与那分文不值的自尊。

其实她也没穿衣服,就裹着一条浴巾,我用手帮她解开,她的脸色也变得好看了不少,不过依然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

我趴在地上,女人踩着我的背进了浴缸,她很重,起码一百五十多斤,好在我身体真的还不错,承受得住。

“开始吧,别墨迹了,先给我好好按摩一下。”

女人闭上眼睛,我开始用手帮她按摩,虽然只是飞哥口头上的教导,但做起来也不是很难,我时而轻,时而重的按着她的太阳穴,老女人舒服的闭上了眼睛。

这个流程大约二十分钟,老女人是常客,当然知道这里的规矩,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第一步顺利完成之后,我松了一口气。

老女人就那样光着身子从浴缸里走了出来,不过还是踩着我的背上。

她躺在床上,又是那样一副眼神看着我……

对,奴隶,就是看待奴隶的眼神,此刻的我就是她的奴隶。

“傻了吧,你老大没教你怎么做啊。”老女人再次吼道。

我急忙上前,从兜里拿出之前准备好的精油,把精油倒在手里,抹在她的身上,每一寸皮肤,包括最敏感的地方。

老女人舒服的呻-吟起来,把我的手按在她那还有些凸起的地方。

“小子,帮我揉揉这里。”

我强忍住心里的翻江倒海,帮她按摩着,她的身体反应也越来越大,竟然叫了起来,如果换个女人,我或许会有反应,可是对她,我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女人让我用力,加快速度,她是顾客,是上帝,我尽力的满足,可是她似乎并不满足,她突然坐了起来,把我吓了一跳。

她说道,“小子,用嘴给我唰到底。”

我愣住了,这种情况我想过会发生,可是飞哥说了,也可以拒绝,毕竟有些女人真的难以“下口”,而我就那么悲剧,第一个客人就让我难以下口。

“可以不用嘴吗?我们这里有各种道具,包你满意。”

我话刚说完,女人扬起手就一耳光扇在我的脸上,疼的我紧握着拳头,却还要笑脸相迎,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一单生意我做黄了,我就得滚蛋了,没人可怜我。

“你是不是出来做的?怎么一点职业素质都没有?我是你的客人,我就是上帝,我让你怎么做就怎么做。”老女人对着我破口大骂,我不停的点头,却始终不说“下口”的事情。

老女人似乎也看出了我很不愿意,她这一次没有打我了,反而脸上出现一抹微笑,不过笑得却那么的渗人。

只见她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个黑色的钱包,“哗”的一下拉开了拉链,我眼尖,看到了里面厚厚的一沓老人头。

女人从里面抽出一叠老人头,我粗略的估计至少有一千五左右,我以为女人会一把将钱扔我脸上,用钱来羞辱我。

当然,这是我最想看到的,我就喜欢别人用钱来羞辱我。

我想我还是太单纯了,她要做的,岂止是羞辱,那是我一生的耻辱。

只见女人将钱卷了起来,一千多块钱成了“棍”状,她的笑容变得更加的渗人,她当着我的面,把钱塞进了她的“身体”。

然后她指着那里对我说:

“用嘴把钱叼出来,而且要一张一张的叼出来,只要你能做到,这些钱全是你的。”